我們能向 Jeremy Cheung 學習什麽 ?

[dropcap]從[/dropcap]一個人的網名你多少能掌握到這個人的偏好,每個網名背後總有個小故事。

Jeremy Cheung 的網名 @Rambler15 是取自於他成長地區的海峽,Rambler Channel ,15 是他住所的座數。多年前在創建網名時他已不經意地拿了地區性的元素,這大概能說明到 Jeremy 這個人本身對香港社區的情意結,和對身邊環境有一定的敏感度。(筆者現在才知道香港有這麽一個海峽,而且有一個很漂亮的中文名字:藍巴勒海峽)

「特別喜歡拍舊區,因為你不會知道這個區什麽時候會消失,香港變得太快。」 Jeremy 談到他為何對香港舊區情有獨鍾,這說中了很多人拍攝的理由,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好好的做記錄。

跟不少本地拍攝者一樣,Cityscape 是 Jeremy 最愛拍的題材,密集的招牌和霓虹燈,或從地面往上拍高樓大廈形成的有趣視覺效果等等,你都能從他一系列的照片中看得到。但 Jeremy 的拍攝目的除了是要滿足視覺效果,他更有多一重的思考去「形容」這個城市。

「英文 Canyon 的中文意思是峽谷,我覺得這個字很適合反影於香港。香港密集的高樓就像峽谷兩旁的山峰,香港人每天就在這個 "峽城 " 間穿梳,所以這個相片展覽我就取其意,用我的相片去表達《峽城浮生》。」Jeremy 選了多張配合這個主題的照片,舉辦他的首個個人攝影展。

hong kong photography street cityscape

《峽城浮生──都市峽谷下的香港日常》

“LIFE BETWEEN URBAN CANYONS”

Jeremy Cheung 個人攝影展

 


展覽簡介 :
日期 Date:2018.5.26 (Sat) - 7.3 (Tue)

開放時間:Mon-Sat / 1200-2200. Sun / 1200-1830

地點:HOW  觀塘巧明街99號 3樓 www.how-dept.com

相片印刷贊助: @CanonHongKong

Jeremy's website: https://www.rambler15.com

拍城市,拍舊區,新舊交替的城市面容,可能你我都有這種類似照片,但是什麽原因這個相展的主角是 Jeremy 而不是你和我呢?從跟他的對談加上個人對他的認識,發現有兩個很重要的因素:

  1. 忠於自己
    這些年頭 Jeremy 跟大部分愛好者一樣,當然也有更換過器材,玩過這試過那,手機菲林數碼他都用,但他沒有走進器材控的陷阱,不論他手上拿着什麽,他拍攝的心態都是以故事為前題,他沒有被那台零件牽引着。
  2. 從一而終
    2013 年認識他時,他已在拍香港故事。多年過去,隨着技巧上的進步,他也有創作其他不同的系列,但再多新靈感再多的啟發,他一直都沒有偏離過他拍攝的重心,他一直都有在拍這個一樣的香港,練習着說不同的故事。

要認清自己的喜好,其實談何容易。

現在接觸器材的方便,令我們都不難拍到「不錯的照片」,然而我們很容易就被相片的質素吸引着, "啊這枝鏡頭拍出來的顏色多特別!" "這張的景深很獨特" 之類的我們都聽得多說得多,我們都知道這器材或那菲林適合拍什麽題材云云;
且香港各地區都有不同個性、街上都總是充滿不同人物,題材多不勝數,走到街上,我們什麽都拍。

認識了器材的特質,又有了香港的獨特拍攝優勢,但是我們最不熟知的是自己,我們沒有為自己的思想瘦身。
硬件及環境的因素,令我們很難選定屬於自己主題,因為要選擇,即是要 "放棄" 其餘的,我覺得這是要經歷過不斷的思考及個人歷練才能做得到,要懂得取捨實在不容易。

如是者,"不錯"的相片拍了一大堆,但總是不能串連起來,也沒有突出的主題。

即使認清了自己的喜好,過了一段時間又會遇到瓶頸位置,這時因為新鮮感驅使下,轉換拍攝新題材特別覺得容易,露感如泉湧。只是如果每到瓶頸都轉換喜好,我們還不是又回到第一步了?
所以,能選定屬於自己的題材,持之而行,單單能做到這兩點,已是成功的一半,也是我認為 Jeremy 能成功突圍而出很重要的因素。

攝影的世界很廣很深,要不斷向橫向前的探索下去的,根本無止盡。
如果是 100%  carefree 的相機用家,要拍些什麽想玩些什麽其實又有什麽所謂呢?今天拍家人,明天拍風景;今天玩這部,明天換那台,開心就好。
我們是玩的 / 買的 /儲的 / 拍的 都好,對自己誠實就可以。

反之,若果真的想在攝影圈中發展一下,我覺得,這兩大因素是必須遵守的,跟做人一樣,顧左右而言他是大忌。

後記:因為過去有過合作關係,所以 Jeremy 跟 Canon 的市場部也有點聯繫。在這次閒談中才得知,原來為了這個攝影展,他是主動把他的計劃跟 Canon 聯絡並洽談贊助。

對很多人來說也許不是什麽一回事,但我認識的 Jeremy,他是一個怕麻煩到朋友、處事稍為過於緊慎、兼且是稍為自信心不足的人,所以得知他這次能跳出他的 Comfort Zone,是這次展覽我個人對他最大的欣賞。

Posted in People.

Leave a Reply